最新消息

第一手消息,快速解读德扑圈

德扑圈 以德会友

发布日期:2020-05-31 18:07    作者:德扑圈俱乐部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浏览:

德扑圈俱乐部,客服微信:dpq730
1.  我是个科学家,常年累月的在外工作。接到了一个项目,两年没有回家。回家后,妻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婴儿告诉我,这是我们的女儿,并教婴儿叫我爸爸。当晚我一夜没睡,用各种公式反复推导和验证,最终得出个结论,这个孩子是我亲生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五十。也就说在是与不是这两个选项,各占百分之五十的比例。多年后妻子东窗事发,我才明白过来,亲生孩子的几率一定要百分之百啊!后来我把它命名为绿帽子第一定律。
 
2.  我是个主厨,就是没事炒宫保鸡丁的那种工作。厨子和服务员之间的关系很微妙。一家饭店如果开的久了,可能都会产生共妻的优美画面。比如我去年和小张好了三个月,后来小张又和二厨好了四个月。而二厨的女朋友小红后来又成了我的女朋友。后来,我和服务员小黄结婚一起过上了日子,并生了一个孩子。没想到生下的孩子竟然是黑皮肤。这不禁让我联想到西餐区的鲁斯幺厨师,他的皮肤黑的发亮。当我提出这种疑问后,小黄哭着跟我说:呸!你还有没有良心,人家不就是怀孕时经常吃墨斗鱼吗?你连这个都不知道!我一想,也对,墨斗鱼的墨可难洗了,看来以后要让媳妇少吃这东西。我还得告诉二厨,让他怀孕的妻子也注意点。
 
3. 我是上面那个厨子的同事,职位为二厨。我的妻子叫小琴,怀孕三个月时。主厨告诉我,没事让媳妇少吃点墨斗鱼,要不生下来的孩子跟鲁斯幺一样黑。我那天跟小琴说了这件事后。过后可把我气坏了。小琴天天吃墨斗鱼,最终还真是生下个黑娃。我那天找大厨一起喝酒,一边喝一边哭着说:大哥,有没有漂白剂之类的给孩子喝点啊!
 
4.  我是个医生,专门做亲子鉴定的那种。做亲子鉴定这活其实很不好干。很多来做这个的,本来两口子生活的挺好,突然有一方发现了蛛丝马迹才会来做亲子鉴定。日子久了,我形成一个习惯。把哪些做出来不是亲生的报告,其中我觉得两口子关系还不错的,都偷偷改成了亲生。
 
这一天,来了两口子做亲子鉴定,一开始我没注意孩子,裹得很严实,做完结果当然是非亲生。我看两口子应该是在外打工的,所以就动了恻隐之心,把报告改成了亲生。孩子爸爸高兴的把孩子抱起来转了好几圈。孩子身上裹得衣服掉了下来。我才发现,孩子竟然是个非洲人的模样。可你是知道的,报告发出去了,就没法收回来了。同事小张护士还问我:黄大夫,你是不是做错了。我说,不可能。
 
后来我的事被一个和我竞争副主任的大夫告到了医院,医院请来鉴定委员会进行鉴定。
 
5.  我是一开头那个科学家,来参加大夫误诊的鉴定会。当我用理论推算出医生误诊的几率为百分之五十时。我才发现,孩子是黑皮肤的。于是我对我的理论产生了怀疑。就在会后几日后顺便做了一个亲子鉴定,这才发现,我的孩子竟然不是亲生的。可是我确实做了大量的计算啊!后来我才想清楚,对于某些事情,百分之五十算是很高的比例。但对于孩子是否亲生这件事,还是百分之百比较好。

德扑圈俱乐部,客服微信:dpq730